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

    日暮鄉關何處是 我在南京想騰沖

    2018-10-30 17:19 李立蕊

    南京,江南佳麗地,金陵帝王洲,一個我向往已久的地方。關于南京,騰沖人還有一種情懷讓人魂牽夢繞,那就是想去南京尋根問祖的心愿。小時候聽爺爺說過,我們李家的祖先是明朝洪武年間從南京應天府來到騰沖的。南京是我們的祖先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,是祖先們遠在天邊的故鄉。

    $}NB@4RA43J)$H`P`78DJM7

    聽說祖先們當年離開故鄉的時候,那時的南京城還叫做應天府。祖先們是軍人,當年君王一聲令下,他們帶著戍邊的任務,離開了京城。旌旗半卷出轅門,車轔轔,馬蕭蕭,山一程,水一程,不知道走了有多遠,離家多少年,十萬戍邊的軍人來到了騰沖。遙想將軍當年,馬歇驛站,揮戈帳前,金戈鐵馬,揚我大明威嚴,祖先們的記憶里,都是明朝的那些人那些事。

    那一天,我從騰沖來到南京,一個人慢慢找尋祖先們曾經走過的路,曾經住過的城。走過梧桐樹下的街巷,走過“古秦淮”的牌坊,來到了秦淮河畔這個叫泮池的碼頭。“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國恨,隔江猶唱后庭花。”想著杜牧的《泊秦淮》,慢慢品味這秦淮河的美景。

    $YVCY(C6A5~9CH`%{}%I{FE

    在這里,我登上一只船頭寫著“泊秦淮6號”的畫舫。泛舟秦淮河上,兩岸是那高低錯落、富有地方傳統特色的河廳河房,茶館與酒樓。畫舫所過之處,兩岸房屋的屋檐下都掛著一個個紅色的燈籠在風中搖曳。靜坐船頭,聽那槳聲汩汩,看那河水靜流,穿過那歷史的夢幻,細細領略那秦淮河的滋味。秦淮河,多少年來,在這里默默地記錄著各朝各代徹夜的繁華,在這里,“槳聲燈影連十里”的故事悄悄地上演,又悄悄地謝幕。如今秦淮夜泊,商女已遠,車如流水馬如龍,花月正春風。不知道,當年那風華正茂風流倜儻的祖先們,是否也曾走過這歌舞升平的秦淮煙雨。

    “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”秦淮河邊的烏衣巷是一條幽靜狹小的巷子,巷口白色的照壁墻上行云流水般寫著劉禹錫的《烏衣巷》這首詩。這里曾經是晉代王謝兩家豪門大族的宅第,金陵古巷,世家風華,歷經千年的滄桑,如今的烏衣巷已不復昔日的繁華。沒有豪門士族的觥籌交錯,取而代之的是游人探訪王謝華堂蹤跡的來去匆匆。在這里我沒有看到燕子,朱雀橋邊自然也沒花和草。

    F[}4FT_0(T__Q}GCOYA[8)7

    烏衣巷里的王謝故居現在是南京六朝歷史文化陳列館。那天,我在那個小院呆了好久,一個人細細體會王謝兩大家族的輝煌和六朝時期的璀燦文化,在這里,遙想千年前這院子里那王謝子弟的絕代風華。小院角落有一叢玫瑰,枝頭的綠葉中柔柔地綻放著一朵白色的花蕾。不知道,當年一身戎裝的祖先們,會不會也走過這寂寥的烏衣巷,讀過這首劉禹錫金陵懷古的詩,聽過這王謝堂前燕的故事。

    IT9V~4GE}X]X]X6@L]3[6AL

    “天地玄黃,宇宙洪荒”,這是千字文的頭兩句。在這天子腳下的江南貢院里,每一個字卻都代表著一個考場。江南貢院遺址,這是多少人曾經寄托夢想的地方。“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強。”多少人寒窗苦讀就夢想著有一天能在這里通過考試,金榜題名,光宗耀祖。在夫子廟,在學宮,看到了好多高大古老的銀杏樹。同學少年,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一個人的氣質里藏著讀過的書,走過的路。崇文尚武的祖先們一定深深記得這里的模樣,他們在騰沖也修建了紀念孔子的文廟,還有學宮。在騰沖也有很多銀杏樹,不知道,那銀杏樹的種子是不是祖先們當年從這里帶去的對故鄉的思念。

    $PPP}3(X4QJ)0N[$T5@~OGB

    走過十里秦淮河,到了中華門碼頭,下船登岸,在那我看到向往已久的古城門。這座古城門叫中華門,舊稱聚寶門,是明朝南京13座城門規制最為恢弘、傳說故事最多的城門。我在想,這明朝的軍營城門,應該是身為軍人的祖先們心里最深的記憶。我在想,當年這城里城外的金戈鐵馬,刀光劍影,鼓角爭鳴,會不會也在那一個個月明星稀的深夜悄悄走進祖先們那“夜里挑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”的邊關冷月的軍旅夢中。

    在我國古代城垣建造史上,城門的構造十分重要,它既是平時的交通要道,又是戰時的攻防要塞。面前這個如此宏大的古城門看起來起來更像一座城堡。壯美、險峻、恢弘,威嚴、雄偉、滄桑,面對眼前這座古城門,我能想起就是這些關鍵詞。那是一做真正的城門,斑駁的城墻,古老厚重,沉靜墩實。每一塊磚每一粒土,都在訴說著悠悠久遠的歷史風塵。歷史煙云與世代滄桑都沉淀在這城墻里,青灰色的磚石上刻著當年的文字,城墻上長滿密密麻麻的藤蔓,城墻下有很多那古老蒼勁的銀杏樹。

    C%7}D3]H$EZLFI{8X90R2PP

    這些城門,歷經了600多年的風雨剝蝕和戰火洗劫,雖是殘垣斷壁,依舊傲然屹立。這些城門,聯系著南京城的歷史與今天,當我們走過這一座時光隧道,就會體味到南京古城昔日的興衰和多舛。古城講解員是一個年輕的南京小伙子,帶著圓圓的黑邊眼鏡,斯斯文文的,在他的帶領下我們游覽了這座古城門。聽著解說員的富有磁性的聲音在那藏兵的城門洞里發出深沉的回響。輕輕撫摸那寬厚巨大的城墻內壁的磚石,感到了刺骨的冰涼。古城門頂上是一個寬闊的廣場,廣場一側陳列著一些冷兵器時代城防的武器,特別壯觀。此時,夕陽下的古城門更顯得滄桑雄偉。

    _(5MSZZM]LYX]F6~8G9B8JK

    在那里和小伙子聊了會天,我告訴他我從云南來,跟他說起了關于云南騰沖和南京應天府的話題。他說他也聽說過,明朝那些年的那些事,當年確實是有好多好多南京人去了云南,不過那已經是好幾百年前的事了,他也只是知道傳說中應天府就是現在的南京城,當年我們祖先居住古老街巷他也沒聽說過。小伙子還告訴我們,眼前的中華門是現在南京明城墻中城門保護最為完善的一處。你們今天能站在這古老的城墻上看看古老的南京城,這要還感謝一個人,他的名字叫做朱偰。當年,是他用生命保住了中華門保住了南京這明朝的古城門。

    望著眼前這座古意滄桑的中華門,我在想,六百年的時間太漫長,如今的南京城也不再是當年的應天府,我們的祖先們那戍守邊關的任務也早已完成。他們這些當年從應天府離開卻一直在遙望故鄉念叨故鄉的騰沖人,一直懷著一份對中原漢文化的堅守,就像一頁散落在邊地的漢書,固守著 “忠孝仁義”的中華傳統,原汁原味地傳承著儒家文化。他們這些戍邊的軍人作為浩浩蕩蕩的中華文化的一支細流,在騰沖這邊陲之地潺潺流淌源遠流長。

    8)ZOT[N{KQZ_D4F[W4$@K(7

    作為戍邊將領的后代,我們一直對祖先的故鄉有著深深的眷戀,今天的我來到南京,來到祖先們曾經住過的城,走過祖先們曾經生活過的那些街巷,卻再也找不到那“南京應天府柳樹灣高石坷第一家”,那個曾經一代傳一代我們都熟悉的地名。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這流淌千年的秦淮河,還有這歷經滄桑的古老的明城墻。

    ZPR{W_V}H3SEFS6D[~S$TF2

    站在這曾經是軍營的古城墻上,深情地看著現在的南京城。心里在不停地想,這里就是我的祖先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,這里就是我的祖先們離開就回不去了的故鄉。騰沖與南京,鄉愁漫漫幾百年,明朝那些事只在記憶中。此時南京城墻下那些歷經歲月沉淀的古銀杏已秋染盡黃,在歲月深處守望著這座古老的明城墻。

    SM]PI)P}NZLZYCAEKUO4}6G

    風中紛飛的銀杏葉片讓我在這南京城的黃昏,想起了自己遠在天邊的家鄉——騰沖。在騰沖也有石頭古城,也有高聳的城墻,也有厚重的城門。那些從南京應天府走來的祖先們,將軍百戰,屯軍屯田,在騰沖依照著故土的風貌建起了小橋流水、亭臺樓榭、青瓦白墻、牌坊閭門、石頭城墻的極邊第一城,從此山高水遠,故園難回,鄉愁百年。日暮鄉關何處是,我在南京想騰沖。此時此刻,千里之外的家鄉,騰沖銀杏葉正黃。

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段紹飛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
   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