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

    日暮乡关何处是 我在南京想腾冲

    2018-10-30 17:19 李立蕊

    南京,江南佳丽地,金陵帝王洲,一个我向往已久的地方。关于南京,腾冲人还有一种情怀让人魂牵梦绕,那就是想去南京寻根问祖的心愿。小时候听爷爷说过,我们李家的祖先是明朝洪武年间从南京应天府来到腾冲的。南京是我们的祖?#35753;?#26366;经生活过的地方,是祖?#35753;?#36828;在天边的故乡。

    $}NB@4RA43J)$H`P`78DJM7

    听说祖?#35753;?#24403;年离开故乡的时候,那时的南京城还叫做应天府。祖?#35753;?#26159;军人,当年君王一声令下,他们带着戍边的任务,离开了京城。旌旗半卷出辕门,车辚辚,马萧萧,山一程,水一程,不知道走了有多远,离家多少年,十万戍边的军人来到了腾冲。遥想将军当年,马歇驿站,挥戈?#26159;埃?#37329;戈铁马,扬我大明威严,祖?#35753;?#30340;记忆里,都是明朝的那些人那些?#38534;?/p>

    那一天,我从腾冲来到南京,一个人慢慢?#24050;?#31062;?#35753;?#26366;经走过的路,曾经住过的城。走过梧桐树下的街巷,走过“古秦淮”的牌坊,来到了秦淮河畔这个叫泮池的码头。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想着杜牧的《泊秦淮》,慢慢品味这秦淮河的美景。

    $YVCY(C6A5~9CH`%{}%I{FE

    在这里,我登上一?#28142;?#22836;写着“泊秦淮6号”的画舫。泛舟秦淮河上,两岸是那高低错落、富有地方传统特色?#26286;犹?#27827;房,茶馆与酒楼。画舫所过之处,两岸房屋的屋檐下都挂着一个个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。静坐船头,听那桨声汩汩,看那河水静流,穿过那历史的?#20301;茫?#32454;细领略那秦淮河的滋味。秦淮河,多少年来,在这里默默地记录着各朝各代彻夜的繁华,在这里,“桨声灯影连十里”的故事?#37027;?#22320;上演,又?#37027;?#22320;谢幕。如今秦淮夜泊,商女已远,车如流水马如龙,花月正春风。不知道,当年那风华正茂风流倜傥的祖?#35753;牵?#26159;否也曾走过这歌舞升平的秦淮烟雨。

    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?#20204;?#29141;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秦淮河边的乌衣巷是一条幽静狭小?#21335;?#23376;,巷口白色的照壁墙上行云流水般写着刘禹锡的《乌衣巷》这首诗。这里曾经是晋代王谢两家豪门大族的宅第,金陵古巷,世家风华,历经千年的沧桑,如今的乌衣巷已不复昔日的繁华。没有豪门士族的觥筹?#28142;恚?#21462;而代之的是游人探访王谢华堂踪迹的来去匆?#25671;?#22312;这里我没有看到燕子,朱雀桥边自然也没花和草。

    F[}4FT_0(T__Q}GCOYA[8)7

    乌衣巷里的王?#36824;示?#29616;在是南京六朝历史文化陈列馆。那天,我在那个小院呆了好久,一个人细细体会王谢两大家族的辉煌?#22303;?#26397;时期的璀灿文化,在这里,遥想千年前这院子里那王谢子弟的绝代风华。小院角落有一丛玫瑰,枝头的绿叶中柔柔地绽放着一朵白色的花蕾。不知道,当年一身戎装的祖?#35753;牵?#20250;不会也走过这寂寥的乌衣巷,读过这首刘禹锡金陵怀古的诗,听过这王谢?#20204;?#29141;的故?#38534;?/p>

    IT9V~4GE}X]X]X6@L]3[6AL

    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”,这是千字文的头两句。在这天子脚下的江南贡院里,每一个字却都代表着一个考场。江南贡院遗址,这是多少人曾经寄托梦想的地方。“朝为田舍?#26705;?#26286;登天?#29369;謾?#23558;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。”多少人寒窗苦读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在这里通过?#38469;裕?#37329;榜题名,光宗耀祖。在夫?#29992;恚?#22312;学宫,看到了好多高大古老的银杏树。同学少年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一个人的气质里藏着读过的书,走过的路。崇文尚武的祖?#35753;?#19968;定深深记得这里的模样,他们在腾冲也修建了纪念孔子的文庙,还有学宫。在腾冲也有很多银杏树,不知道,那银杏树的种子是不是祖?#35753;?#24403;年从这里带去的对故乡的?#23492;睢?/p>

    $PPP}3(X4QJ)0N[$T5@~OGB

    走过十里秦淮河,到了中华门码头,下船登岸,在那我看到向往已久的古城门。这座古城门叫中华门,旧称聚宝门,是明朝南京13座城门规制最为恢弘、传说故事最多的城门。我在想,这明朝的军营城门,应该是身为军人的祖?#35753;?#24515;里最深的记忆。我在想,当年这城里城外的金戈铁马,刀光剑影,鼓角争鸣,会不会也在那一个个?#26053;?#26143;稀的深夜?#37027;?#36208;进祖?#35753;?#37027;“夜里挑灯看剑,?#20301;卮到?#36830;营”的边关冷月的军旅梦?#23567;?/p>

    在我国古代城垣建造史上,城门的构造十?#31181;?#35201;,它既是平时的交通要道,又是战时的攻防要塞。面前这个如此宏大的古城门看起来起来更像一座城堡。壮美、?#31449;?#24674;弘,威严、雄伟、沧桑,面对眼前这座古城门,我能想起就是这些关键词。那是一做真正的城门,斑驳的城墙,古老厚重,沉静?#24080;怠?#27599;一块砖每一粒土,都在诉说着悠悠久远的历史风尘。历史烟云与?#26469;?#27815;桑都沉淀在这城墙里,青灰色的砖石上刻着当年的文字,城墙上长满密密麻麻的藤蔓,城墙下有很多那古老苍劲的银杏树。

    C%7}D3]H$EZLFI{8X90R2PP

    这些城门,历经了600多年的风雨剥?#26149;駝交?#27927;劫,虽是残垣断壁,依旧傲然屹立。这些城门,联系着南京城的历史与今天,当我们走过这一座时光隧道,就会体味到南京古城昔日的兴衰和多舛。古城讲解员是一个年轻的南京小伙子,带着?#33485;驳暮?#36793;眼镜,斯斯文文的,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游览了这座古城门。听着解说员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那藏兵的城门洞里发出深沉的回响。轻轻抚摸那宽厚巨大的城墙内壁的砖石,感到了刺骨的冰凉。古城门顶上是一个宽阔的广场,广场一侧陈列着一些冷兵器时代城防的武器,特别?#24443;邸?#27492;?#20445;?#22805;阳下的古城门更显得沧桑雄伟。

    _(5MSZZM]LYX]F6~8G9B8JK

    在那里和小伙子聊了会天,我告诉他我从云南来,跟他说起了关于云南腾冲和南京应天府的话题。他说他也听说过,明朝那些年的那些事,当年确实是有好多好多南京人去了云南,?#36824;?#37027;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,他也只是知道传说中应天府就是现在的南京?#29301;?#24403;年我们祖?#26579;?#20303;古老街巷他也没听说过。小伙子还告诉我?#29301;?#30524;前的中华门是现在南京明城?#34903;?#22478;门保护最为完善的一处。你们今天能站在这古老的城墙上看看古老的南京?#29301;?#36825;要还感谢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做朱偰。当年,是他用生命保住了中华门保住了南京这明朝的古城门。

    望着眼前这座古意沧桑的中华门,我在想,六百年的时间太漫长,如今的南京城也不再是当年的应天府,我们的祖?#35753;?#37027;戍守边关的任务也早已完成。他们这些当年从应天府离开却一直在遥望故乡念叨故乡的腾冲人,一直怀着一份对中原?#20309;?#21270;的坚守,就像一页散落在边地?#26286;?#20070;,固守着 “忠孝仁义”的中华传统,原汁原味地传承着儒家文化。他们这些戍边的军人作为浩?#39057;吹?#30340;中华文化的一支细流,在腾冲这边陲之地潺潺流?#35797;?#36828;流长。

    8)ZOT[N{KQZ_D4F[W4$@K(7

    作为戍边将领?#26286;?#20195;,我们一直对祖先的故乡有着深深的眷恋,今天的我来到南京,来到祖?#35753;?#26366;经住过的?#29301;?#36208;过祖?#35753;?#26366;经生活过的那些街巷,?#19995;?#20063;找不到那“南京应天府柳树湾高石坷第一家”,那个曾经一代传一代我们都熟悉的地名。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这流?#26159;?#24180;的秦淮河,还有这历经沧桑的古老的明城墙。

    ZPR{W_V}H3SEFS6D[~S$TF2

    站在这曾经是军营的古城墙上,深情地看着现在的南京城。心里在不停地想,这里就是我的祖?#35753;?#26366;经生活过的地方,这里就是我的祖?#35753;?#31163;开就回不去了的故乡。腾冲与南京,乡愁漫漫几百年,明朝那些事只在记?#28210;小?#27492;时南京城墙下那些历经岁月沉淀的古银?#21491;?#31179;染尽黄,在岁月深处守望着这座古老的明城墙。

    SM]PI)P}NZLZYCAEKUO4}6G

    风中纷飞的银?#21491;?#29255;让我在这南京城的黄昏,想起了自己远在天边的家乡——腾冲。在腾冲也有石头古?#29301;?#20063;有高耸的城墙,也有厚重的城门。那些从南京应天府走来的祖?#35753;牵?#23558;军百?#21073;?#23663;军屯田,在腾冲依照着故土的风貌建起了小桥流水、亭台楼榭、青瓦白墙、牌坊闾门、石头城墙的极边第一?#29301;?#20174;此山高水远,故园难回,乡愁百年。日暮乡关何处是,我在南京想腾冲。此时此刻,千里之外的家乡,腾冲银?#21491;?#27491;黄。

    责任编辑:钱秀英 编辑:段绍飞

    返回首页
    相关新闻
    返回顶部
   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