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

    小巷故事

    2018-10-24 16:41 高海玲

    從出生到現在,換過幾個地方,家搬了四五次,每個地方或多或少都留下些記憶,有好有壞,不管想不想記起,都深深淺淺地烙印了下來。要說最難忘的,還是童年那條悠長的小巷。青石板、竹籬笆、小人書、躲貓貓、吱吱啞啞的木門、躺椅上曬太陽的老奶奶、屋頂頑強盛開的太陽花……那些熟悉得如同呼吸一般的物事,現在回想起來是那么地讓人心生寧靜。

    我的童年大部分在那條叫做“新街子”的小巷度過,名字里雖有個“新”字,其實一點兒也不新,相反很是破舊。它的位置在龍陵縣城中心,從主街延伸出一條四五米寬的石板路,蜿蜒向下通向背街,連接著縣城僅有的兩條街道。石板路也不全是石頭,只有中間鋪著長條的整塊青石板,兩邊是一些碎石和泥土。仔細辨認,還可發現中間的幾塊石板上刻著文字圖案,不知道是哪朝哪代哪位達官貴人的墓碑還是什么我們不認識的物件,年深日久,青石板被馬蹄和人們的腳印磨得光滑、破碎,靜靜地守候著時光流轉。路的兩側就是我們的家——兩層低矮的木房,按照現在的叫法也算是“聯排別墅”了。相鄰的兩家用竹籬笆隔開,每年過年用積攢的舊報紙裱上一層就是最奢侈的翻新了。一年又一年,竹籬笆上覆蓋了厚厚的紙殼,我和姐姐還從中發明了一個游戲,選墻上的一句話,讓另一個人找出在哪里,在那個物質和精神生活都極匱乏的年代,這樣的游戲也能玩得不亦樂乎。廚房因為潮氣大,不適合貼報紙,索性就留著竹籬笆,于是我聞得到你家的菜香,你看得到我家的碗筷,一家做了什么好吃的,掰開籬笆遞一碗過去嘗嘗,成了最正常不過的事。即便如此破舊,住在這里的人還是那么愛它,悉心呵護著自己的家。

    整條小巷大約有40多戶人家,職業不同,生活方式各異,每天打著照面,不可避免會有摩擦碰撞,但大多都能和睦相處,哪家有點什么事大家都會一起幫忙。很多家都有兩三個小孩,年齡相仿,容易玩在一處。上學三三兩兩結伴同去,放學路上總要采花捉蟲磨蹭半天。有大人不在家的,孩子隨便在哪家都能有飯吃。晚飯后的青石板路是孩子們的天堂,最愛玩的游戲是瞎子摸魚。十幾個小孩圍著那個蒙住眼睛的,拍手、跺腳、嬉笑,戳戳他的背,打打他的手,看他兩手亂抓就是抓不到的狼狽樣子,盡情喧鬧。有時也會出現一點“狀況”,比如抓到過路的其他人。被抓到的大多一笑而過,遇到不通情理的,會被罵上一頓,不過人多力量大,也沒人去理會,繼續我們的游戲。人少的時候也會玩躲貓貓,小一些的只敢躲在附近,大些的會跑到正街的縣政府大院里躲。隔得遠,地方又大,要找到談何容易,于是常常有找的人不耐煩了,自己回家睡覺去,躲的人一直傻等。甚至有一次有個小孩躲在齊腰深的雜草里睡著了,大半條巷子的人出動去找,折騰半宿才找到。免不了家家都是一頓責罵,不過小孩心性,轉眼就忘了,該怎么玩還怎么玩,也真是皮得可以。

    我家斜對面有個很有名的人,他是擺小人書攤的,在七八十年代可是個很拉風的職業。每天推著他的小車去正街擺攤,支開木架,把小人書整齊地擺在上面,就坐等著看書人把錢放進口袋。像他這樣正值年輕力壯的人多半要靠賣力氣生活,而他靠著租小人書有不錯的收入,還不用辛苦,很是讓人羨慕。我們這些小孩更是眼饞那些連環畫,又沒什么零錢,憑著和他的鄰居關系,磨著賴著硬要幫他擺書,趁機蹭一兩本來看,捧著書如獲至寶,常常家也忘了回。

    我至今還記得小巷第一臺黑白電視機落戶時那壯觀的場面,幾乎所有的鄰居都涌向了那戶人家。狹窄的空間怎么可能容納那么多人,其實圍在外面那些別說看圖像了,連聲音也聽不到,但大家還是激動不已,爭相想一睹為快。那家人也大方,扯了長長的電線,把電視機擺到外面,讓大家過了好幾天的癮。試想一下那畫面,幾十個人蹲著、彎著、站著、踮著,堵住了巷子,圍著一個小方匣子呵呵傻笑,多么簡單的快樂。

    小巷和正街交界處一邊是做飯的國營食堂,一邊是賣零食的貿易公司,是整個縣城除了電影院以外人員最集中的地方,也是我和小伙伴們的最愛。國營食堂早上會賣水煎包,沒有多少肉餡,勝在兩面金黃,又香又脆,有著強大的吸引力。一次有個小伙伴捧著水煎包去上幼兒園,一口都沒吃,對面就來了只大狗,盯著她的包子虎視眈眈,她害怕了,把包子藏到身后,誰想后面有只公雞,一嘴把包子啄了下來。小小的人兒委委屈屈地看著吃得正香的公雞欲哭無淚,幾十年過去了,仍是同學聚會津津樂道的談資。

    那時候有個流浪漢特別有名,常在國營食堂活動,人人都叫他“仙罐”,也不知道具體是哪兩個字。他有著流浪漢的邋遢特征,又臟又臭,許是長年累月以食堂剩菜為食,長得肥肥胖胖。大多數流浪漢是小孩的天敵,見到總是遠遠地避開,仙罐卻相反,小孩們很喜歡他,常常圍著他問自己的“前程”。“仙罐,仙罐,我長大當什么?”“當縣長!”“當關關(公安)局長!”他的回答不外乎這些,總是引得孩子們一陣哄笑,他也跟著傻傻地笑。

    另一邊的貿易公司是孩子們一致向往的地方。那里擺放著各色零食,琳瑯滿目,牢牢抓住我們的目光。貿易公司有兩個門,外面的路是上學要經過的,大家當然不會放過好機會,至少每天四趟都會從里面穿過,看看又來了什么新的好東西,與小伙伴探討一番,是什么味道的?好不好吃?盤算一下春游秋游可以買多少。雖然大多時候只是看看,也足以開心半天了。

    小巷在幾年前列入棚改范圍,老房子都已經拆除了,一幢幢高樓正拔地而起,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名符其實的“新”街子,然而那些童年記憶不會隨之消散,承載幾多歡笑和舊日時光的悠長小巷,在我們的記憶中已經烙印得很深很深……

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段紹飛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
   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