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記憶保山

    【歷史檔案】丞相脫脫貶騰沖

    2018-08-24 16:23

    880D57A764C84E9599C6AF44543E2B06

    脫脫畫像

    脫脫(1314—1355),亦作托克托、脫脫帖木兒,蔑里乞氏,字大用,蒙古族蔑兒乞人,元朝末年政治家、軍事家。

    脫脫,其父馬札兒臺為元文宗朝大臣。他幼年由伯父伯顏(元順帝至元初右丞相)撫養。十五歲任皇太子怯憐口怯薛官。元順帝元統年間,官至同知樞密院事。當時,伯顏擅政,他懼為其所累。遂于至元六年(公元1340年),與世杰班、阿魯等乘伯顏狩獵柳林(今河北通縣南),奉元順帝詔,罷逐伯顏。至正元年(1341),任右丞相,脫脫上臺后,即大刀闊斧地廢除伯顏“舊政”,推行一系列新政,史稱“更化”。當時,妥歡貼睦爾圖治之意甚切,對脫脫十分信任,把國家大事交給脫脫處理。“更化”的內容:

    第一,恢復科舉取士制。

    第二,置宣文閣,開經筵,遴選儒臣以選講。

    第三,恢復太廟四時祭。

    第四,昭雪諸王等一批冤獄。

    第五,開馬禁、減鹽額、減免賦稅。

    第六,整頓吏治。

    脫脫在執政期間還主持修撰遼、金、宋三史。

    廢除伯顏舊政,昭雪諸王冤獄,恢復科舉,發行新鈔票“至正交鈔”,并派賈魯治理黃河,成績斐然卓著,贏得水患災民的民心,被譽為“賢相”。

    至正四年(1344)五月,脫脫因病辭相。七年(1347)六月,馬札兒臺被右丞相別兒怯不花彈劾,帝命徙甘肅,脫脫力請同行以照料父親,遂居甘州(今甘肅張掖)就養。十一月,馬札兒臺病死,脫脫回京師。八年,命脫脫為太傅,負責東宮事務。

    至正九年(1349)閏七月命脫脫復為中書右丞相。

    至正十一年(1351),脫脫極力向朝廷推舉弟弟也先帖木兒,令其率領各衛所士兵10萬余眾,討伐劉福通的紅巾軍,也先帖木兒出師首戰告捷,上蔡很快被攻克,不久又進軍沙河,不料晚上因流星引起夜驚,元營潰不成軍。也先帖木兒害怕引起兵變,慌亂中逃奔汴梁,隨后收集散兵游勇,屯兵朱仙鎮。朝廷認為也先帖木兒不諳兵事,下詔讓他返京,其軍事統帥一職也由他人取而代之。

    弟弟討伐起義軍的失利,令脫脫感到格外不安,畢竟弟弟由自己親自舉薦。為將功補過,至正十二年(1352),脫脫上書奏請親自征討徐州芝麻李的紅巾軍。皇上本就賞識脫脫的軍事才干,自然欣然準奏。于是脫脫任命逯魯曾為淮南宣慰使,招募鹽丁以及城中游民共2萬人,與自己所率正規部隊一齊向徐州進發。九月,元軍到達徐州,脫脫集中兵力進攻西門,指揮軍隊奮力沖殺,最后大敗芝麻李的部隊,并且占據徐州的外城。第二天,脫脫集中全部兵力進攻,內城很快被攻破,芝麻李率領殘余部隊逃出徐州,徐州一役,脫脫獲全勝。

    皇帝派中書平章政事普化為欽差大臣,任命脫脫為太師,仍領右丞相職務。回京后,皇上重賞脫脫,賜上尊、珠衣、白金、寶鞍。然后皇太子又特意在家中設宴向脫脫表示慶賀。為了永遠紀念脫脫的功績,“詔改徐州為武安州,而立碑以著其績”。

    至正十三年(1353)三月,脫脫采用左丞相烏古孫良楨和右丞相悟良哈臺的建議,在京畿地區屯田,并讓他們兩人兼任大司農卿,自己統領大司農事務,屯田范圍西至西山,東到迂民鎮,南抵保定、河間,北及檀、順州,引渠灌溉,立法佃種,年終收成極佳,京畿百姓對脫脫無不交口稱頌。

    脫脫回京師不久,南方張士誠占據高郵。朝廷多次招諭,總是拒不投降,只得重新詔令脫脫統領各路軍馬征討張士誠。此期間,脫脫去掉一切政務,專門指揮軍隊作戰,所到省臺院部各司,得遴選官屬,聽命脫脫的調遣和節制。西域、西番等地也派兵前來助戰,旌旗連綿,戰鼓陣陣,“出師之盛,未有過之者”。部隊駐扎在濟寧后,脫脫特地派人到闕地祭祀孔子,到鄒縣祭祀孟子。十一月份,大隊人馬行至高郵,脫脫采用分兵合擊的戰術,連續幾次戰爭都取得勝利。隨后又派小部軍隊平定了六合,脫脫正準備對張士誠軍采取最后行動之際,一場導致他政治生涯結束的厄運降臨到他頭上。皇太子因不滿“未授冊寶之禮”,而支持康里人哈麻彈劾脫脫,致使脫脫被革職流放。朝廷突然下詔以勞民傷財的罪名剝奪了他的兵權,削除一切官職,貶居淮安,聽候處置。

    脫脫抵達淮安不久,詔書又到了,將脫脫遷往亦集乃路(今的黑城,遺址位于今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達來呼布鎮東南約35公里、納林河東岸的荒漠中)重新安置。

    但是,脫脫被罷官流放,哈麻還不放心,他一定要置脫脫于死地。于是,在至正十五年(1355)三月,他又指使監察御史袁賽因不花等人上奏元順帝,說對脫脫兄弟的處分太輕了,請求嚴加懲處。元順帝又下了一道詔書,將脫脫流放到云南大理金齒宣慰司都元帥府的迤西路(治所在今云南騰沖縣西),將脫脫的弟弟也先帖木兒流放到四川碉門,脫脫的長子哈剌章流放于肅州(今甘肅酒泉市),次子三寶奴流放于蘭州,所有家產全部沒收。

    脫脫走到騰越的時候,當地知府高惠久聞脫脫大名,親自接待了脫脫。高惠之所以這樣做,是有他的打算的。脫脫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臣,別看現在落難到此,說不定有朝一日會東山再起,重掌大權,到那時,自己豈不立下一功!

    晚上,高惠特地為脫脫找來幾個漂亮女子,準備伺候脫脫過夜。但脫脫是個正人君子,他嚴肅地對高惠說:“吾罪人也,安敢念及此!”嚴詞拒絕了高惠的“好意”。

    高惠的做法遭到脫脫的拒絕,他心里非常痛恨。好啊,你現在是朝廷的犯人,還如此猖狂,你以為你還是當朝丞相嗎?九月,高惠派人將脫脫押送到阿輕乞之地(今騰沖市滇灘鎮臘幸村),并命令鐵甲軍將脫脫的住所包圍起來,嚴加看管。

    這年十二月,哈麻聽到脫脫安全到達云南的消息,心里更加著急。他想再請求元順帝下詔將脫脫處死,又擔心元順帝不會答應,就干脆矯旨,遣使者賜脫脫喝下毒酒。就這樣,脫脫終于死在奸臣哈麻之手,時年42歲。

    脫脫死亡的消息傳到京城,中書省派出一個官員到達脫脫的死地,對脫脫進行了“易棺衣以殮”。并發訃聞。《元史·列傳第二十五》記載:“訃聞,中書遣尚舍卿七十六至其地,易棺衣以殮。脫脫儀狀雄偉,頎然出于千百人中,而器宏識遠,莫測其蘊。功施社稷而不伐,位極人臣而不驕,輕貨財,遠聲色,好賢禮士,皆出于天性。至于事君之際,始終不失臣節,雖古之有道大臣,何以過之。惟其惑于群小,急復私仇,君子譏焉。”

    至正二十二年(1362),監察御史張沖等人上書,要求為脫脫平反昭雪。元順帝下詔,恢復脫脫的所有官爵,還其家產。

    但脫脫的死使得他殫精竭慮修補元王朝統治的堤壩付諸東流,也成為元王朝走向崩潰滅亡的轉折點。(責任編輯:楊永明)

    注:檔案保存于保山市檔案館,摘自《元史·本紀》,張月和著《古代騰沖日志》,館藏檔案。

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段紹飛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
   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